800文学网 book.800wxw.com,最快更新唐僧志 !

    “嘿嘿,我就让你尝尝胳膊拧大腿的感觉!”唐森说着,便一步一步将双臂往李诗韵的双腿上部移去。

    此时唐森已经完全忘记自己是一个佛门俗家弟子了,而是将角色转化成为一名与恶女斗智斗勇的杰出伟男子。伟男子出手自然不凡,唐森双臂紧紧地将李诗韵的双腿箍住,然后慢慢地将双臂想上移着。

    腿上巨大的摩擦力让一向无法无天的李诗韵忽然感到有些恐慌了,恐慌源自这股巨大的摩擦力带给她的异样感觉,虽然隔着几层衣服,但李诗韵仿佛仍然能够感受到来自唐森双臂的力量与热量。这样强大的力量和热量,仿佛能够让李诗韵的心感到颤栗,双腿也忍不住有些微微颤抖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!”李诗韵忽然感觉到一阵羞涩,忍不住喊了一声,又扭曲了几下,却没想到得到的却是对方更加强力的回应。

    “不要?”唐森一听这话,连忙将双臂抱得更紧了,生害怕这疯丫头又想出什么歪点子来。可怜李诗韵,唯一一次大姑娘的真情流露,却被唐森看成了阴谋诡计的前奏,哎,谁叫唐森这会儿一心要自保,压根儿就没把这野蛮暴力的疯丫头当成女孩子呢?

    使劲抱着李诗韵的大腿一会儿,却发现这丫头扭了几下便不动了,心下微微安心,双臂再次上移。

    感觉那一双大手的力量和热量慢慢上升,李诗韵的心情十分的复杂,从小到大除了自己打别人,还没有谁敢主动碰自己的,现在却被一个男人如此紧紧抱着,这感觉真是太奇怪了。挣扎也挣扎不开,骂也无济于事,求情那更是不可能的,再加上这种奇妙的感觉,让李诗韵一时间有些茫然失措,只能呆呆地趴在那里,任凭唐森一步一步向上紧逼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唐森的进犯让李诗韵忍不住轻轻哼了一声,完全是下意识的叫声,带着丝丝委屈的味道。而唐森心中却是嘿嘿一笑,心中暗道:“这丫头,又在打什么鬼主意、装可怜了,不能上当,千万不能上当!”

    唐森心中认为李诗韵想要搞什么阴谋诡计,李诗韵心中却是暗自叫苦,大唐社会风气开放,但却不至于开放到男女可以搂搂抱抱的程度,即便是二十一世纪的中国,这种程度的亲密暧mei的动作,只有情侣之间才能做。此时李诗韵被唐森如此侵犯,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油然而生,让本就疲乏的她感觉身体更加的酥软无力了,心中的异样让她感到迷茫,只能任由唐森如此压住自己了。

    唐森此时双臂禁锢住李诗韵细而有弹性的纤腰,从小练武的人身材就是不一样,心中赞叹了一句,此时他已经压住了李诗韵大半个娇躯,自然不怕这丫头再跑掉,于是双手猛地往前一探,身体往上快速移动,瞬间便如饿虎捕食一般将李诗韵给扑住了。嘿嘿,没想到一个武功不俗的女侠,依然会在自己毫无章法的乱拳下束手就擒。“乱拳打死老师傅”这句话果然有道理,古人诚不欺人啊!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正在奇妙感觉中迷茫的李诗韵遭受到了来自外界的侵犯,不由得猛然尖叫了一声,身体不由得猛地挣扎起来,不过此时的挣扎却是源自女孩子的本能,完全没有用上一点武功在里面,所以一阵挣扎下来,却是仍然没有脱离唐森的束缚。

    唐森不管李诗韵如何挣扎,都紧紧地将其束缚在自己的控制之中,所以对方不管如何挣扎,也无法挣脱出来。

    两人一个紧抱,一个挣扎,剧烈的动作难免引发一些尴尬的事情,其实两人此时的姿态已经够尴尬的了,但还有更加尴尬的事情等着上演。

    挣扎中的李诗韵忽然感觉到了翘臀处被一硬物顶住。记得曾经在爹爹的书房中的一个秘密夹层里翻到过几本小人书,上面都是讲男女房事等事的,李诗韵当时虽然只看了几眼便忍不住面红耳赤地将书撕碎了烧掉,但男女房事的那些画面和男人的那个东西的画像,还是在她的脑海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    此时亲身感受到男人的这东西,李诗韵怎么不感到害臊?所以当下便一动也不敢动,生害怕激怒了它,被它惩罚得死去活来的……呃,那些书上说的那些女人就是这样的感受……想到这里,李诗韵便有些委屈得想哭。

    感觉身下的娇躯不再扭动,唐森却是一阵诧异,本以为这丫头又想搞什么阴谋诡计,但等了一会儿,没等到这个野蛮丫头的阴谋诡计,唐森却感觉到了一些异样。

    这些异样来自双手和双腿之间,此时安静下来,没了对李诗韵的防备,唐森才发现,自己的双手,竟然紧紧按在野蛮丫头的胸前,而下面更是过分。唐森忽然间一身热汗,这下玩大发了!

    唐森汗颜了一阵,连忙努力将屁股撅起来了一些,使两人的身体不再紧密接触,然后才故作轻松地道:“嘿嘿,你个野丫头,你倒是撒野啊,来啊来啊!”这语气,倒像是一开始的时候李诗韵对他的挑衅的语气似的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呜呜……”没等到李诗韵的反抗,倒是听到这丫头的哭泣了,唐森立刻便觉得头大。这次真玩得有些过头了,把人家都欺负哭了。

    感觉到双手还放在别人的胸前,唐森又是一阵汗颜,连忙抓住李诗韵的双手,将其双手倒剪在背后,然后起身又一屁股坐在她的背臀之间,这样虽然还是有些亲密,却是比刚才少了许多尴尬。

    移动中唐森只觉浑身酸痛,就连脸颊也疼痛不已,唐森刚刚升起来的慈悲之心立刻又被这些疼痛给打压下去了,然后怒气冲冲地道:“你还知道哭?刚才动手打我踢我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后果?刚才打得爽了吧?现在哭也没用!你要为你刚才的行为付出代价!”

    此时的唐森,完全就是一个煞神,哪有一点佛门俗家弟子的慈悲样儿?不过唐森觉得,对付这种野蛮丫头,还真得比她更加野蛮才行!